铭记灾难与抗争 著录精神与梦想——《汶川特大地震四川抗震救灾志》编纂始末

分享到:


《汶川特大地震四川抗震救灾志》(记者 杨树)



  10年前的5月12日,汶川特大地震肆虐巴蜀大地,一场感天动地的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人间奇迹随即在地震灾区书写。

  这是人类和中华民族史上值得记载的重要一页。

  10年后的5月,一套由省政府组织实施、全面记述伟大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全过程的《汶川特大地震四川抗震救灾志》,正式出版面世。这是我省历史上首次就重大事件编纂志书,其中近一半内容首次公开披露。

  这套共8个分卷、近7000页、上千万字的志书,编纂耗时近10年,成为巴蜀儿女对这次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、波及范围最广、救援难度最大的地震和伟大抗震救灾历史的最好纪念。

  众手成志

  ——打破志书传统,首次对重大事件修志

  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初期,我省萌发了编纂汶川抗震救灾志的构想。

  然而,按照方志的传统惯例,一般是纵向记录一个地区相当长时期的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情况,抗震救灾志的内容特点则是时间短,横断面非常广,因此既不具备传统综合类志书的特征,也不具备一般专志中的部门志、行业志特性。

  共识,在碰撞中逐步形成——以志书形式全面、客观、系统记述特大地震和抗震救灾壮举,总结抗震救灾经验,提高政府应急管理能力,增强人类抵御自然灾害能力,弘扬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,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和凝聚力。

  2009年4月,四川省政府作出组织编纂《汶川特大地震四川抗震救灾志》的重大决定,成立编纂委员会,省委、省人大、省政府、省政协、省军区等领导担任编委会领导,成员包括受灾市(州)和50多个省直部门及中央在川机构负责人。

  一项耗时近10年的政府资政存史工程由此展开。

  对重大事件修志,在四川志书编修历史上还是首次。对这部纵向跨度短、横断面广的志书,如何“立柱架梁”,科学合理设计容量和卷数,成为开工后的第一道难题。

  专家和省直部门参编同志通过反复论证认为,四川抗震救灾志要坚持省为主体,内容既涉及受灾市(州)、县(市、区),也要兼顾兄弟省(市、区)援助援建和港澳台及国际社会援助内容;按《总述大事记》《灾情》《抢险救灾》《医疗防疫》《赈灾》《灾后重建》《英模》《附录》8个分卷开展编纂工作。

  第二道难题是,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,环节多、范围广,涉及的部门数量前所未有。

  “只有运用好地方志工作众手成志的工作模式,才能最大限度吸纳相关资料,达到志书记述完整性、系统性的目标。”省地方志办综合处处长陶利辉说,除《总述大事记》和《附录》分卷由省地方志办承担外,其他分卷分别由省军区、省发展改革委、省民政厅等抗震救灾或恢复重建主体任务实施部门承担,形成合力,共同推进编纂工作。

  按照规划,这部志书要全景式记录四川灾区走出化危为机、崛起危难的跨越发展之路;全面展示近3000万受灾群众浴火重生,创造美好生活的恢宏画卷;通过记述深刻阐释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彰显中国共产党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,展示各级党委、政府在非常状态下杰出的应变能力。

  经组织发动、初稿编纂、总纂审稿、送审出版4大流程、12个必要环节,这套志书正式付梓印刷。

  求真纪实

  ——坚持客观准确记述,平实文字蕴含力量

 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浩大工程。志书,要力求准确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数据等信息。然而,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,一些重要事件缺少完整记载或未妥善保管,一些亲历者因忙于重建或时间久远难以准确回忆。

  编辑组负责人回忆,我省一方面安排相关市(州)、县(市、区)按要求报送资料,一方面组织编纂人员赴受灾地区实地收集。在这项工作开展的前两年,省民政厅的编辑组成员80%的休息日都在办公室或实地采集中度过。

  采集了海量资料,如何选取,甚至去伪存真,成为修志的重要环节。

  省地方志办省志工作处负责人牛淼说,编纂这部志书,我省始终把客观真实放在首位。

  在记录英雄的某陆航团飞行员邱光华时,有的材料称其熟练掌握4种机型的飞行技术,有的则为6种。通过部队的反复核查,最后被认定为6种。

  青川东河口,地震发生时,巨大的山体崩裂,将700多位同胞掩埋在百米深的地下。“因为是瞬间发生的事情,此前一些追述材料的细节不尽相同。”时任省民政厅副巡视员的苟兴元在具体主持编纂《赈灾》分卷过程中,为核准受灾和救灾一些数据,带着工作人员专程赶赴东河口,走访当事人、目击者。

  一道菜好不好,除了“料”好不好,还看厨师的手艺。省政协常委、省政协文史学习委副主任马小彬认为,志书质量的高低也是如此。

  由于没有编纂重大事件志书的经验,专家们在反复论证的基础上,决定采取“点面”结合的记述原则。

  “面”,即展现抗震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整体面貌,比如有重灾区轻灾区情况,也有央企涅槃民企自救重生。在“点”上,注重小中见大的事例选择,用典型、精华的案例折射深刻的含义,比如反映北川青年农民姚帮国背负地震重伤妻子罗燕行程两天一夜,翻越6座大山,不离不弃,赢得新生的动人故事;北川曲山小学教师胡蓉舍身保护学生,为该校一年级一班保住了唯一一根幸存独苗的感人事迹。编辑组专家说,尽管志书文字朴素,但一些后期校检人员经常在审读时动容流泪。

  此外,由于材料多来源于新闻报道和工作总结,来源于口碑和民间记忆,将文字转化为规范的志书文体也是难事。省地震局办公室副主任杨志敏说,为保持文风统一规范,骨干成员接受省地方志办培训回单位后,又对参与这项工作的其他50多位同志进行了再培训。

  在全省上千名直接参与撰写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这部志书最终达到内容真实客观,文风平实流畅的效果。

  存史资政

  ——提供经验做法,发挥资鉴作用

  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十年之际,包括省委办公厅在内,多家省直部门纷纷联系省地方志办,借阅样书、查询史料,用于起草文稿或制作纪念活动宣传资料等。

  “其实,在这套志书历时近10年的编纂过程中,‘存史资政’的功能早已显现。”编辑组负责人说。

  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和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发生后,两省相关部门派出工作人员赶赴四川,联系省地方志办,从正在编纂的志书基础材料中,发掘可供决策参考的经验做法。

  空中救援能力缺乏;卫生应急救援物资储备不足;部分应急预案操作性不强……记者翻阅这套志书发现,各分卷在总结经验做法的同时,对汶川特大地震中暴露的问题也进行了客观阐述。

  “对问题不回避,才能够帮助后人查找工作短板、完善防灾减灾体系,更好地发挥志书资鉴作用。”编辑组负责人说。

  “这些年,我们在参与编写中,也一直‘边学边用’。”省政府应急办综合处负责人表示,通过不断总结,我省已针对山区狭窄地带,形成交通灵活管控、队伍多路开进、装备梯次部署、力量交替使用的科学救援模式。

  苟兴元回忆,“4·20”芦山强烈地震发生后,尽管在汶川特大地震灾后已有完备预案和丰富应对经验,但为了更好地开展救灾赈灾,省民政厅依然查阅编纂中的《赈灾》分卷,反复研究政策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,省政府要求汶川特大地震受灾严重的6个市(州)和39个极重灾和重灾县(市、区)地方政府,也要组织编纂本地的抗震救灾志。截至目前,已有4个市(州)和33个县(市、区)完成了编纂和出版任务。这些市县抗震救灾志的编纂,在完善救灾体系、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方面也不同程度地发挥了资政作用。

  编纂中,我省突破了很多传统惯例,比如内容记录既以四川为主体,又涉及国家决策部署和八方支援,这打破了传统志书记述对象、区域特定的习惯。勇于开拓创新的做法,多次得到国家相关部门肯定。

  在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陈建春看来,编纂这部志书,在各级各地各行业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爱史志、善记述的干部,为今后更好地记录好治蜀兴川伟大历史进程奠定了很好的工作基础。

  “志书一定要‘活’起来,发挥好育人的作用,这也是志书的生命力所在。”省社科院研究员谭继和说。从今年4月开始,省地方志办已在官方微信、网站开设栏目,把志书中的典型人物事迹,转化为公众喜闻乐见的故事文章,在全社会进一步弘扬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。同时,我省正在加快推进面向社会开放的“四川数字方志馆”第二期建设,把包括这部抗震救灾志在内的方志资源进行数字化加工,让志书成为省情教育、爱国教育、文化传承不可缺少的生动教材,为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贡献志力志慧。(记者 钟振宇)

  

责任编辑:张竞